空调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空调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徐小凤现在认识我也不晚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9:54:02 阅读: 来源:空调泵厂家

从上世纪60年代步入歌坛浸淫至今,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天王天后的起落兴衰,兜兜转转半个世纪,她送走了张国荣、罗文、梅艳芳、邓丽君,也在自己熟悉的香港屡屡创下新纪录,但她还有一个心愿未了,金字招牌金光灿烂演唱会不曾唱到北京。5月13日,她将弥补这个遗憾。

作为主打粤语曲目的歌者,六十余岁的她自认是内地演出市场的新人,大家从现在开始认识我也不晚。

金光灿烂徐小凤1989年,央视春节晚会,着一袭蓝绿长裙的徐小凤唱了《明月千里寄相思》和《心恋》,她的豆沙嗓是难得的醇厚女中音,倾倒在场观众,那是她第一次出现在内地荧屏上。

二十多年后的某个黄昏,她坐在北京某酒店的休息室内,回忆起那次登台还很紧张,你知道吗,其实我那次并没有来现场,是在香港录像之后拿过来放的!

那年春节,她正在香港办演唱会,受邀去北京参加春晚录制。可时间完全撞了,如果演唱会做完再去,春晚也就错过了。当时大家想出一个办法,先录影,再把录像带送过去。

其实在那年春晚之前,很多热衷看港剧的南方观众已经听过她的金嗓子了。在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《流氓大亨》中,徐小凤演唱了主题曲《城市足印》和插曲《婚纱背后》。只是无人知晓,这个神秘的女中音,彼时在香港早已如日中天。

上世纪60年代,唱歌并不是一件风光的事。1965年,16岁的徐小凤在家里帮父母打理小生意,在同学的撺掇下,偷偷和她们报名参加了一个叫做香港之莺的唱歌比赛。结果,那两位同学落选,徐小凤却凭借白光的《恋之火》一路冲上冠军宝座。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晚,生平第一次站在台上,开口唱第一句,全场都静下来。她唱完,掌声几乎把她淹没。

小白光就此诞生,徐小凤也正式入了这行,她的身影开始出现在旺角的花都,尖沙咀的首都、海城等夜总会。她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一点,从18岁开始就盘头。还曾创下从14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跑13个场子的纪录。一个晚上就要赶六场,每个地方唱15分钟或半小时,自己开车串场。人们贪我收费低,很多人请我。即便这样,一个月也才挣600港币,和如今的歌星动辄一场几十万出场费无法相比。

徐小凤在夜总会终于熬出头,七十年代初,她在吉隆坡第一次灌录唱片,并迅速成为风靡港台地区的巨星人物。1979年,她演唱的《卖汤圆》红极一时,迅速传入内地,成为内地歌迷认识港台流行曲的一个开始。

巅峰时期是从演唱会开始的。1983年,徐小凤第一次举办真正意义上的个人演唱会,那是在伊丽莎白体育馆,她只记得舞台扁扁的,我像一条金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。这之后,她创造了几个至今无人能破的纪录:灌录了数十张白金唱片,甚至一年内连出7张,歌曲长度足够供应电台连续播放3天3夜;1990年荣获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的金针奖,成为首位得此荣誉的女歌手;1992年,她在红馆连续举行43场金光灿烂徐小凤演唱会。

从此后,金光灿烂就代表了徐小凤,白色黑圆点连身长裙也成为她的象征。

他们没唱完的,我替他们唱下去她唱了一辈子,最喜欢在演唱会上撮合一对对因她而结缘的歌迷,最成功的是在2005年撮合李克勤向卢淑仪求婚。而她自己,始终形单影只。

她一生鲜少绯闻,总共只传出过两段情事。1994年,香港媒体揭开了徐小凤一段隐婚史。当时,媒体刊出了由加拿大政府发出的证明文件,证明叫做郑永福与徐郧书的两人,于1974年正式成为合法夫妻。香港很多人都知道,徐郧书是徐小凤的本名,一向神通广大的香港媒体都不敢相信,徐小凤的保密功夫竟会如此周到,直到成婚二十年且两人已经离婚后才被曝光,全港一片哗然,直到现在,两位当事人对此仍然守口如瓶。而另外一段情,因为对方要去美国,她又不愿放弃事业,最终也只能以分手结束。

但她朋友众多,姚苏蓉、邓丽君、青山这班姐妹,都是跑夜总会时认识的,大家私下常混在一起,除了赶场便是打麻将。其实徐小凤并不喜欢打麻将,但她说,如果有几位谈得来的朋友,我就会觉得这个麻将值得打。

而她最爱的牌友则是肥肥、张国荣、邓丽君,她觉得邓丽君搓麻将时很可爱,戴着手套还能自摸,我都很奇怪,常自摸,气死人。而肥肥也爱找她做牌搭子,她想你陪她打牌时,可以变得好温柔,不过她牌技高,你会觉得她坐在那里像是法官主持大局。

2002年罗文病危的消息传来,她在家里来来回回走了一天,临近午夜,噩耗传来。她做了一个自己至今都没想明白的动作打开冰箱门拧开花生酱瓶盖,狠狠地吃了一大口。

我后来在想,也许那是为了告诉自己,人生在世,不要让自己那么辛苦了,及时享受吧。

张国荣、罗文、梅艳芳一个个相继离开,那段时间徐小凤很少露面。有段时间,我确实因为他们的离开而唱不出,当时根本不肯相信,包括邓丽君的离开,到现在我都不肯相信。但现在想清楚了,他们没有唱完的,我就继续替他们唱下去。

普宁工作服订做

日照职业装设计

陇南工服定做